时间
当前位置:华夏之窗>文化博览>传承 · 绝活

琉璃

2020-02-14 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什么是琉璃?

  习惯上泛指的琉璃,可以是两种不同的物质。一种是古代的玻璃;一种是陶胎琉璃制品,下文介绍的是陶胎琉璃釉制品。琉璃是一种中国古法材料,它已有2466年的历史,自古以来一直是皇室专用,对使用者有极其严格的等级要求,所以民间很少见。

  琉璃是古代山西用来装饰陶瓷器的一种低温色釉。琉璃于战国时已经出现。在隋、唐、辽时更为流行,明代仍继续烧造。琉璃器的釉是以铅作为助熔剂,以含铁、铜,钴、锰的物质作为着色剂,再配以石英而制成的。一般都采用二次烧成,即先烧好素胎再施琉璃釉,然后再经低温釉烧而成。明初宫廷建筑所用琉璃瓦,在陵墓照壁、宗教庙宇、佛塔供器以及器具饰件中,很多都用到琉璃制品。

  琉璃被誉为中国五大名器之首(金银、玉翠、琉璃、陶瓷、青铜)、佛家七宝之一,到了明代已基本失传. 不过即使是明代很残缺的工艺依然是受到品级的保护,当时的琉璃已经很不通透,所以被称为药玉。《明制》载:皇帝颁赐给状元的佩饰就是药玉,四品以上才有。佛教传到中国后,奉琉璃至宝,“药师琉璃光如来”所居的“东方净土”,即以净琉璃为地,光照“天地人”三界之暗。经书中这样写到:“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古法琉璃因此成为佛家七宝之冠。

  琉璃的分类

  古法琉璃,采用“琉璃石”加入“琉璃母”烧制而成。琉璃石

  台湾琉璃,由西方玻璃艺术演化而成.起源为古埃及“费昂斯”工艺。《中国古琉璃研究》的分析结果表明:“费昂斯”中二氧化硅的比例92%-99%,与中国周朝时的琉璃差异明显。但由于二者形态近似,有人称其为西洋琉璃。
  
  水琉璃,现今常见的仿制琉璃,以不饱和树脂材料制成,其特点是重量轻,敲之没有琉璃的金石之音,且日久易色变、混浊,无收藏价值,不过价格奇低。

  琉璃的制作艺术

  二千多年前西周时代。我们的祖先用铸造法制作了琉璃耳环,然而这种技术未能得以承传。中国古琉璃之谜,何以破解?现代琉璃技法的成功是民族的荣耀,从此使中国琉璃跻身于国际艺术之林。

  琉璃是用人造水晶为原料,以脱蜡精铸法制造的艺术品。这个过程需经过数十道手工精心操作方能完成,稍有疏忽即可造成失败或瑕疵。

  中国琉璃是中国古代文化与现代艺术的完美结合,其流光溢彩、变幻瑰丽,是东方人的精致、细腻、含蓄体现,是思想情感与艺术的融会。

  作品特点:制作过程冗长,从构思、设计图稿、雕塑立体原型至作品完成,需经过数十道工艺严格把关方可完成,全过程约两个月以上。

  手工制作

  人必须掌握精湛技术方能操作,每道工艺均有各自不定的变化因素,且在工艺过程中需经反复实验,作品色彩无一雷同,制作难度极高。

  高温烧制

  将精选原料以1400℃以上高温熔制成各种彩色水晶玻璃,并经过多次精选清洗后,按作品用料比例置于模具中,并设定严格的升、降温曲线,炉温必须控制在1000℃±5℃以内。烧制过程长达15天以上,使水晶原料,精确到每个细微处。方可确保作品精细奇巧、立体、真实、流线飘逸、清晰。

  一模一品

  一只模具只能烧制一件作品,无法二次使用,大型复杂作品甚至需要多次开模、烧制才能完成。低成功率,使作品更为可贵可珍。作品全球限量发行,使每件作品更具有收藏价值。

  琉璃的气泡

  琉璃作品应具有艺术生命力,存在于作品中的气泡,更具想象空间,更具灵气。气泡是琉璃的呼吸,这是琉璃艺术领域的共识。

  珍藏琉璃古与今

  琉璃是古代山西用来装饰陶瓷器的一种低温色釉。琉璃于战国时已经出现。在隋、唐、辽时更为流行,明代仍继续烧造。琉璃器的釉是以铅作为助熔剂,以含铁、铜,钴、锰的物质作为着色剂,再配以石英而制成的。一般都采用二次烧成,即先烧好素胎再施琉璃釉,然后再经低温釉烧而成。明初宫廷建筑所用琉璃瓦,在陵墓照壁、宗教庙宇、佛塔供器以及器具饰件中,很多都用到琉璃制品。

  琉璃制品的釉色主要有黄、绿、蓝紫、黑等颜色,釉面光彩艳丽,有较强的玻璃质感,我国南北方都曾发现过古代的琉璃窑址。明清时期,官方对于琉璃丽件的使用,尤其是颜色上的使用上,有严格的等级制度规定,黄色是皇帝的专用颜色,黄色琉璃瓦只能用在皇帝所居用的建筑物上。皇子所居住的宫室屋顶一般是绿色琉璃瓦,而公倨以下则不准使用琉璃瓦。

  琉璃被誉为中国五大名器之首(金银、玉翠、琉璃、陶瓷、青铜)、佛家七宝之一,到了明代已基本失传. 不过即使是明代很残缺的工艺依然是受到品级的保护,当时的琉璃已经很不通透,所以被称为药玉。《明制》载:皇帝颁赐给状元的佩饰就是药玉,四品以上才有。佛教传到中国后,奉琉璃至宝,“药师琉璃光如来”所居的“东方净土”,即以净琉璃为地,光照“天地人”三界之暗。经书中这样写到:“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古法琉璃因此成为佛家七宝之冠。

  近几年,随着收藏陶瓷的人员增多,古代琉璃制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但早期的琉璃制品已较为难觅,明代的也已不多。所以琉璃文物成为许多收藏爱好者的“珍藏”。但在现今琉璃更演绎着动生动情的情饰情结,这些制品已融入现代生活的激情,成为许多人装饰自己的物件,更有人把女孩的心思比喻为琉璃。

  在台湾的艺术创作领域里,就有这样一对夫妇,他们因电影而相识,藉琉璃而相惜的杨惠姗与张毅,他们将中国的艺术创作带入这样一个新纪元。为此,杨惠姗克服技术上的困难,不懈地思索与研究,走访中国找寻前人的轨迹,也远赴美国纽约进修,请老师单独开课,不但在琉璃厂制作技术上收益良多,同时也沉浸在纽约的各项艺术活动中,触动了不同的灵感。

  “药师经”里的一段话,开启了他们创作的新领域。琉璃是佛教七宝之一,当中所描述“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让杨惠姗与张毅豁然开悟。慈悲喜舍,欢喜受行,这一念似乎转化了许多难题,因此在创作上,杨惠姗的佛像作品,令许多人感动至深。

  在以后琉璃将做成珠宝,这是张毅所肯定的。琉璃不但可以应用在珠宝用途上,而且在颜色在变化上更是丰富;他说:“90年代初就有人以玻璃粉,配合类似中国景泰蓝的彩釉作法,做出珠宝饰品,甚至在宋代时以西方压铸法也是,如果能以水晶脱蜡法来制作,发挥的空间将更大。

  琉璃的艺术创作从古到今是一条漫长坎坷的路,将其从古代的艺术品升华为新世纪的精美饰品,它所诠释的不仅仅是一个故事,而是中国艺术宝藏创作的生命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