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当前位置:华夏之窗>走进神州>地方风俗

那达慕

2020-02-13

  祭敖包,是蒙古族每年要举行的一种宗教仪式。而这种肃穆的仪式却和热闹的那达慕结合在一起,成为了蒙古族最典型的民俗。门源地区的敖包有中心敖包和牧地境界敖包、路标敖包之分。中心敖包一般一个部落一座,本部落人民集体堆筑,位置多在部落牧地中心。牧地分敖包多由旗王或官方堆造,路标敖包多由旅行人自行垒起。祭敖包时,本部落僧侣、官吏、民众均参加,平日驼马路过中心敖包,乘骑者须下马致敬。若急行来不及下马,须将右脚脱出蹬外,目视敖包,以表敬意。

  “那达慕”意为娱乐和游戏,每年或隔年举行一次。最著名的为八月十五祭岗什卡敖包时举行的那达慕大会。每次大约7-10天,在气候温暖、牧草碧绿、牛羊肥壮的季节举行。会上进行赛马、摔跤、射箭、斗棋、歌舞。男女老少乘车骑马,着节日盛装,从草原四面八方奔赴会场、欢度“那达慕”。

  祭敖包、祭泉水、祭山川时,蒙古族青年有赛马的习俗,适时,在马背上驮上“甘珠尔”经绕牧场一周。此时,许多青年人跟随前往,他们在路上比马的速度和耐力,赛马久开始了。

  赛马的过程中自然涌现出许多好马,大家公认夺魁的马为骏马(冠军马的意思)。赛马时还进行一些特殊竞技,如纵马疾驰中拾拿在地上放置的绳子(长绳约26米多)、拾石子等。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赛马活动有了新的进展,在大会聚会上有组织地进行赛马,得冠的马被大家赞颂外,马的主人也会受到奖赏。解放后赛马又有了新内容和要求,每逢喜庆活动如那达慕大会等,必须有马赛,而且对得冠的马和主人给予重奖,体现了庆丰收、鼓励牧民发展生产、发展传统体育运动之意,赛马越来越呈现出了民族体育运动的气氛。

  参赛的马,要从马驹就开始训练,所以门源民谚“骏马从驹就驯起,做人从小就教起”之说。赛马根据马匹的体质和速度、分为远距离赛、近距离赛和走马赛三种类型。古时候有“晌午之赛马”之说,是赛半天的路程。

  蒙古族赛马一般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做准备工作。对参赛的马必须细心照料,水草要适宜,清晨饮水,白天少吃草,拴在松软的地上吊劲。参赛的走马,在吃草、饮水方面除注意调节外,主要是严格训练马在赛中不走样,始终保持走的速度,不乱步,如果走马在赛事中乱了步子就会被淘汰。

  赛马时,为了马跑的轻便,速度马不备鞍,只戴很漂亮的马嚼子,搭一布面毡垫。骑手为十几岁的孩子,手持马鞭或缰绳,身穿单衣,两腿不用力碰撞马胸,防备马因碰胸闷气。同时绝不能用鞭子狠抽马身,防备马被鞭抽而胆怯,更跑不快。赛前骑手将马的顶鬃用彩绸扎成立状,便于马奔跑时看清路面,有些时候有人将马尾也用红布扎成一辫状。

   除了赛马外,摔跤是蒙古族男儿喜欢的技艺之一。蒙古族青年男子历来喜欢摔跤,他们放牧、出外打猎有空时摔跤,在聚会或者拔牛毛、剪羊毛的劳动之余也常常进行摔跤比赛。他们特别看重在那达慕大会上的比赛。

  还有射箭,蒙古族中很早以前就有射箭的体育比赛,家家男子备有弓箭。到了清末民初,原先用弓箭进行的射箭比赛以骑马用猎枪射“索尔”、“沙仁牌”所代替。“索尔”指在每年诵经时的一项射击驱鬼物,“沙仁牌”指把马粪蛋堆在地上作靶的射击。在聚会场的草滩上每隔十步或一定的距离堆上“沙仁牌”,射手骑马由一端开始在行进中射靶,谁射准的多谁取胜。射靶的过程中还要演示几种马背上的动作,如把枪从马背上拿下后绕自身三圈,再将枪从马脖子下面拿起,然后射击。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只有训练有素的射手才能做到。

  如果游客在蒙古族那达慕期间来门源,一定会被蒙古族独特的生活习俗所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