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当前位置:华夏之窗>走进神州>名城古镇

德钦升平镇——雪山之城

2020-02-12

雪山之城:德钦升平

  德钦升平镇,历史上被称为雪山之城,它不仅是滇藏“茶马古道”的入藏门户,而且是云南西北与西藏紧密相连的唯一茶马贸易古镇,同样因其地位的重要和历史文化的深厚受到人们的关注和重视。

  滇藏“茶马古道”,经过今香格里拉的建塘古镇,翻越白茫雪山,到达它在云南境内最后的也是险峻壮丽的澜沧江边的德钦段。今德钦县城升平镇,便是当年从云南进入川藏的最后一个古镇。滇藏“茶马古道”从这里离开云南,将进入西藏的昌都、察隅、波密、林芝、拉萨,再进入尼泊尔、锡金、不丹、印度、阿富汗等国,并到达欧洲。

  站在白茫雪山上西顾,但见遥峰积雪,横空而立,闪着银光。对面,澜沧江边的梅里雪山瀑布飞泉,凌空而下,极为壮观。在白雪皑皑的绵绵山岭下,茂密的森林把山体严严实实地覆盖着,古老的冷杉挺拔秀丽,林海中、山坡上、悬崖边,杜鹃成林成片,红的血红,黄的金黄,白的如雪,银山花海,好一幅半山白雪半山花的美景。在白茫雪山的植物群落里,山下是葱葱郁郁的阔叶林,山腰则是原始状态的铁杉、云杉、红杉、冷杉层层分布,遮天蔽日,再往上便是高山松柏、高山栎、赤桦、白桦等优美的观赏植物。上下分明的“四杉”林带,形成南方高山暗针叶林美景,也是世上同一纬度少见的奇观。

  顺着海拔4200多米的茶马古道(今滇藏公路)往下看,澜沧江滔滔而来,在这里被怒山、云岭两大山脉紧紧夹持,形成无比险峻的奇观。公路从半山下至江底,至少有一千多米,下面棕红的江水在烈日下一如大地之精血,看似平缓,实则汹涌湍急,至江底,更见江水突奔,发出吓人的声音。由于两岸高山雄峙,峡谷幽深,江水十分汹涌。壮观的澜沧江大峡谷到德钦一段变得更加险峻,最险地段,莫过于穿越十二栏杆和溜筒江。千百年来,十二栏杆就以其“壁立千仞,危崖突兀,险要无比”闻名于世,而溜筒江(澜沧江入藏古渡口)也因用竹篾溜索过江而得名。茶马古道在德钦须两次跨越澜沧江,过去唯一的渡江工具仅靠竹篾溜索,行人、驮马无一例外地得从索上溜过,可想见渡江人身如空中落雁,十分的惊心动魄。在澜沧江大峡谷里,至今还有当年“茶马古道”留下的诸多遗迹,如今的华丰坪村,原名霹犬坪,便是当年的驿站。进入德钦境内的第一站奔子栏,当年被称之为金沙江边茶马古道的“码头”。奔子栏因出最能干的“马脚子”(赶马人)而闻名于滇藏茶马古道。

  德钦县城升平镇是云南最北端的门户重镇,海拔3200米,是云南海拔高最的县城,与藏、川边接壤,整个县城深藏于雪岭峡谷之中,三面环山,一面向着深谷,深谷远处便是著名的太子雪山。冬春大雪封山,与外界隔绝,被称为雪山之城。但就在这里,过去曾是连接印巴次太陆的要冲之一和中印贸易的口岸,当时来自康藏、丽江、大理等地的客商,货驮如织,铃声、蹄声交作,热闹非凡。近代云南通关后法国殖民者也乘机到这里采办羊毛、麝香等。抗日战争时期,当时国际交通线被日本帝国主义封锁,德钦曾一度再次成为中印交通重地,被称为是“雪山口岸”。

  镇里房屋依山建筑,难得觅到一块篮球场大的平地。县政府礼堂是推了半边山才建成的。礼堂前的一块平地是全城最热闹的中心。半山上是县政府招待所。新城区沿山谷修下,只有两条主要街道,有铜器首饰厂、纺织厂等小作坊及邮局、商店、小吃铺等。老城区的石板路和藏式商铺民居至今犹存,过去由于过往客商多,当地居民主要靠出租房子,店铺为生。沿老城区小街转悠一下,客栈、马店及依然出售的山货特产、马鞍、皮革及农用铁器那种古老的气氛使人还能感受到它昔日曾有的热闹和繁华。

  从文献看,因升平镇地处滇、藏、川三省区的交界处,历来是滇藏茶马古道的要冲,自唐朝以来就是茶马互市的重要集散地。除开店贸易外,马帮贩运同样是德钦本地人的又一生计。当地人擅长经商,每年夏秋之际,他们便将在当地收购的虫草、贝母等药材和皮货、土产运往丽江、大理等地出售,又从那里贩回盐巴、茶叶、火柴、布匹等物品在德钦出售,有的人还将驮运买卖扩展到西藏境内。他们常常在一个夏秋贩运两、三趟,虽然十分辛苦且危险,但收入却十分可观。以往,几乎每位成年男子都从事过这种马帮贩运。

  德钦是一个藏传佛教、西方天主教和伊斯兰教共融的世界。这里不仅有飞来寺、东竹林寺等喇嘛寺,还有清真寺和茨中天主教堂,这也许又验证了詹姆斯笔下多种宗教并存的描写吧。德钦中心镇公堂,是一座汉藏合壁的建筑,门内两边墙壁上,绘有藏传佛教的四大金刚图。在茨中村里还矗立着一座高20米哥特式建筑的天主教堂。

  德钦天主教在云南是十分有名的。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梵蒂冈即以拉萨为中心成立教区,将迪庆地区划入其“打箭炉”(现四川康定)教区。1866年天主教会就开始在阿墩子(今德钦)茨中建筑教堂。1872年天主教会又在阿敦子建教堂,并有不少法国传教士至德钦传教。现还遗留下大量法文书籍及天主教在藏区传教的文字记录,仅德钦县图书馆就收存有近千册法文书籍,传教通讯及传教士的手迹。

  在升平镇老街子上,与藏民一起还杂居着很多回族,建有汉藏合壁式的清真寺一座,并进行着伊斯兰教活动。当地回民数百年来与藏民和睦相处并相互通婚,回族娶当地藏女为妻和藏族男子入赘均很普遍,在语言及生活习俗等方面,各民族相互学习,回族日常语言完全讲藏浯,服饰、建筑也完全与藏民一样,而饮食则保持了回族习惯。各民族的宗教文化及多种民族的习俗在这里相生并存,形成了多元化的交融汇合成为茶马古道上盛开的又一枝民族文化奇葩。

  在德钦,最为引人注目的是离县城不远屹立在澜沧江边那巍峨壮丽的梅里雪山。在藏民心中,梅里雪山乃八大神山之首,颇具王者之尊,每年秋后,来自青海、川康、西藏的朝圣者络绎不绝。梅里雪山十三峰,主峰卡格博海拔6740米,是云南全境最高点,它如一座金字塔般高插蓝天,无比的庄严瑰丽,大有俯视群小之势。多数时候,卡格博峰总是云飞雾走,仅露半个身子,头颅深藏于混沌的云雾之中,难见面目,十分的神秘莫测,一但云开雾散,则披一身银甲,巍巍然立于天地之间,阳光下耀眼生辉,格外雍容华贵。

  千百年来,德钦升平镇,这滇藏“茶马古道”的入藏门户和云南最北端的茶马古镇,虽雪山深谷,江流湍急,险阻万端,加上历史上的种种原因,更道塞难通、异常险恶。尽管如此,古老的茶马贸易在这里始终持续不衰。每年夏秋之季,康藏驿道上,仍有千万匹驮马从这里出进,终究是连接滇藏的唯一孔道。

  在德钦,雪山、冰川、大江,一切是那么的雄浑、博大,在这条玄秘斑斓的古道上,还有多少我们还不曾领略与感悟的神奇,从德钦出云南通向前方的路上,是盐井、是芒康、是江拉雪山、是左贡、是业拉雪山、怒江隧道,是帕隆藏前江、色季拉山、林芝,是工布江达、拉萨、日喀则,此去茫茫千里,无数的冰峰雪岭,峡谷沟壑,冰川湖泊,原始森林,还有草原牧场,还有多少雄伟磅礴的自然风光、旷古绝尘的雪域秘境和丰富多彩的少数民族人文风情,多少自然与人文交汇的奇观,这些奇美极险的极至可能让我们毕其一生也难用眼睛、用心智与灵性去完全领略、品读与感悟。

  在云南这最后的艰险曲折驿路上发展起来的雪山之城,将中国古老神秘的茶马古镇,像一颗扣子把滇、藏、川乃至印巴次大陆连接起来,把这条茶马古道如神奇的彩带缠绕于万水千山中,隐显于林海雪山之上,回旋于大江深谷之间,它同前面讲述各个茶马古镇一样,映现着生活在这里的高原各民族不畏艰险的精神及创造出的人间奇迹,更闪烁着滇藏高原各族人民相生并存的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之光。